夜雨寄北

人和人之间的想法,真是隔着马里亚纳海沟

看着病床上苍白虚弱、被十字架刺激到,面对简瑶又在微笑的李警官,我简直要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,感觉到脑洞下一刻就要像脱缰的野狗一样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了…然而我并不会产出,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,啧

所以果然还是等着各位太太们投喂吧_(:_」∠)_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