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雨寄北

人和人之间的想法,真是隔着马里亚纳海沟

【沈剑秋X方孟韦】小段子,又名三分钟小剧场

无脑小段子而已不要深究,就当是他们HE后在国外的某个世界线吧。

感谢 @穷蝉 的授权,说好的小段子我还是憋出来了。以及 @茗馥 ,两位请不要嫌弃我是个渣渣又没文化,我只是想让你们体验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无脑撒糖,废话与傻白甜齐飞,宠小方和琼瑶并行。摸摸你们的良心,脸疼吗!

好吧答应我,如果嫌弃我也不要拉黑,就用高雅又有情趣的糖砸得我狗带好么!(潇洒地不顶锅盖也不逃)


===============


沈剑秋进屋的时候,方孟韦正站在床头边呆呆地盯着手中的什么东西。他的脚边是打开的箱子,里面搁着几件还没来得及收拾的衣物,漏出一点儿边角软软地垂到了卧室的木质地板上。

“怎么了?”沈剑秋绕过箱子来到方孟韦身前,只见他手中放着两粒做工考究的纽扣,玛瑙质地,打磨光滑。*

“那时事出突然”,方孟韦的目光仍没有离开扣子,“我找遍了全身只有这两颗袖扣拿得出手又成双成对,本想祝你们秦晋和欢白头偕老,没想到后来……”他的声音低下去,没想到后来沈剑秋不仅没结成婚,还和他一起回了北平,两人之后又经历了种种波折磨难,这袖扣可一点儿没起到作用。

沈剑秋见方孟韦眼眸低垂睫毛微颤,便知他又想起过去的事了。他伸出手轻轻覆在方孟韦握着袖扣的手上,轻声道:“都过去了,孟韦。现在你我都在这里。”

“我知道”,方孟韦抬眼看向沈剑秋,他的眸子里盛着揉碎了的光,星星点点煞是好看,“我只是没想到你竟真的一直留着。”

沈剑秋的目光也柔和下来: “你送我的东西,我自然是要好好收着的。”他的手紧了紧,舒适暖和的温度透过袖扣和交叠的掌心直直传到了另一个人的心里。“更何况就像你说的,新婚贺礼无非是要祝新人白头偕老”,沈剑秋顿了顿,身体微微向前倾,唇角堪堪擦过方孟韦的耳朵,温暖的鼻息打在方孟韦耳廓上,他满意地看到对方的耳廓瞬间染上一片微红。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气声继续说道:“‘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’,现在不是已经实现了吗?”

语毕,他也不管方孟韦反应如何,飞快地亲了亲他的耳朵便转身走出卧室,还顺手带上了房门。

于是当方孟韦从恍惚中回过神,一边摸着自己绯红的耳垂一边在心里暗骂沈剑秋老不要脸的时候,已经是三分钟之后了。


当天晚上他们干了个爽。


==================


*注:袖扣的梗来自穷蝉的《戎策树书》第十七章,当时沈剑秋因故要与叶梦辛假结婚,方孟韦便送了两粒玛瑙袖扣当贺礼,还附赠贺词:“顷闻吉音,欣逢嘉礼,良缘眷属,并蒂花开。谨祝秦晋和欢,白头偕老。  附呈微物,聊佐喜仪,勿弃是幸。”

原文链接:《戎策树书》第十七章



评论(33)

热度(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