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雨寄北

人和人之间的想法,真是隔着马里亚纳海沟

一篇对《十八相送》画风清奇的表(qiu)白(geng)

强迫症如我,昨天终于整理了一下 @云初 太太的《十八相送》的时间线,感觉思路要清晰多了,虽然全是剧透,但考虑了半天还是决定发出来。毕竟俗话说得好,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我不抛一下砖怎么能引玉,我不卖一下安利怎么能拉得了更多小伙伴入坑,我不表一下白怎么能达到花式求更的目的。

与其一个人憋死,不如大家一起讨论;与其变成望更石,不如用实际行动来求太太投喂_(:зゝ∠)_

更重要的是,《十八相送》如此精彩,完全不会因为小小的剧透而损失她的魅力。

温馨提示:以下内容含有各种剧透,请三思而看。

其实我暗搓搓地希望大家都能吃下安利。

 

个人认为《十八相送》有三宝:画面感爆棚的文字、细腻动人的情感以及悬念迭起的情节。

 

我感觉自己在看《十八相送》的时候不是在“读”,而是真的在“看”,文中的语句不仅仅是一个个黑体字,而是直接变成了画面投影在了我的脑海中。

这些画面有时是动态的,就像电影镜头一样连贯流畅而有质感地在我脑中自动播放。比如楼诚对殴的那场戏(你看我直接用“戏”了,我认为只有个字能准确地表达我的感受),我能清楚地看见他们的一招一式;比如最开始青瓷出逃的一连串行动,直接在我脑内上演了一出007式的动作戏;再比如明家三口相处的情景,我仿佛能听到明台小朋友理直气壮又略带撒娇的声音:“明台不和青椒先生做朋友”,而此时阿诚哥正在一旁望着他,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。

当然,令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阿诚哥的梦境。小阿诚在漫天的黑夜里、在刺骨的河水里、在飘扬的芦苇丛间浮沉游荡的绝望和恐惧,交织着因大哥在身侧而感到的微妙安心,完完整整地伴随着字里行间的画面感满溢而出。

这些画面有时又是静态的,就像一幅幅优美的静止画、一张张精致清晰的照片一样定格在我脑海里。比如隔着反光玻璃深沉地注视着阿诚的大哥;比如坐在台阶上等着大哥回来的小阿诚;又比如站在家门口将吻未吻的两个人——这种时候就只恨自己不是大触,不能用画笔完美地描绘下这些极其美丽的场景。

 

不过为了向大家证明云初太太的文字是多么有画面感,连我这种空间想象力为零的人都能轻松想象出来,所以我决定豁出去当一次灵魂画手,抛砖引玉只盼有画手太太们愿意动手投喂。

温馨提示:以下画面有毒!有毒!有毒!

请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再往下看,以及请云初太太相信我,我真的不是黑,我已经尽力了_(:зゝ∠)_

 

大家猜猜看,我画的是第一章里的哪个名场面?

 


……好了,荼毒了眼睛让我们来感受一下细腻动人的情感带给我们的治愈。

 

记得评论区有小伙伴神一样的吐槽:《十八相送》其实是以好莱坞大片的配置来谈恋爱(大意)。看了几章之后我对此言论表示深深滴赞同,好有道理简直无法反驳啊!

文中楼诚两人的相处模式延续了原作中一大特点:人生何处不虐狗。

审个讯,两个人要脑补隔空对望;逃个命,两个人不忘相依相偎;冷个战,两个人不约而同花式秀默契;甚至打个架……不,我坚决不承认那是在打架!人家打架是剑拔弩张以命相搏,到了他们这里也确实如此,但我总感觉一招一式间都带着若有似无的撩拨和调侃,闪的我狗眼都睁不开了,果然是爱情动作戏(误)引用原文让你们感受一下:

那支枪离开了阿诚的额头,冰冷的枪口沿清秀的鼻梁,擦过轻抿的唇,一寸一寸落下来,最终抵在下颚,并无敌意的,向上轻抬了抬。

真诚如我,看到这里不禁老脸一红>///<

不过如果让我来描述《十八相送》中楼诚两人的感情,我会说:抵死温柔,抵死缠绵。

阿诚的感情像是绵绵细雨,明亮而又静默地滋润着心房,陪伴着万物生长;而大哥则像大海,他的感情深埋在心底,表面上波澜不惊,但时不时地会随着微风透露出温柔,在极端的情况下又会汇聚成惊涛骇浪喷薄而出。

他们总是考虑对方多过自己,总是把对方的安危和幸福放在第一位,只不过守护的方式有所差异——阿诚选择陪伴、不惜一切也想要帮助明楼、想要让他不再一个人承受孤独;而明楼则选择推开,他想要让阿诚尽可能地远离危险,生活在安宁中。

他们便是如此不同又相似,殊途却又同归。

楼诚两人第一次相遇的场景温暖美好得让我忍不住想要拍案叫绝,我觉得这命运的相逢便是他们两人最好的写照:

天地之间一片漆黑,我独自迷失在黑夜绝望寒冷的深处,而你突然来到我身边,好似一团灼热的火焰。那么就让我紧紧紧紧地抱住你,直至为你燃烧殆尽,直至永不分离。

 

好了,好久不文艺的我表示文艺细胞已经没有库存了,且让我回到神经病画风缓一缓。

这篇文叫做《十八相送》,而“十八相送”是越剧《梁祝》中的著名唱段,主要内容是梁山伯送祝英台回家,呆头鹅如梁山伯没有明白英台女扮男装的暗示,但答应了英台和祝家九妹(实际就是英台自己)的亲事。

……朋友们看出来了吗?这其实就是一个小情侣懵懂之中打情骂俏约定终身的故事,所以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云初太太这篇文的最终目的其实就是“在家国大义的大背景下,让楼诚两人惊天动地虐个狗”?(千万别信!)

以及,太太是不是打算更满十八章就结局?(更别信!)

 

好了,话唠了这么久我的剧透麒麟臂快要控制不住了,所以下面让我们进入本篇安利的最初出发点——时(quan)间(dou)线(shi)整(ju)理(tou)。

 为了便于参考,我把一二章看做序章,从楼诚两人重逢开始算作正文开始。

目前已经明确提到过发生时间的事件有:
阿诚7岁 楼诚两人初遇
阿诚9岁 凉河遭受袭击,楼诚两人离开凉河

阿诚10岁 明楼收养阿诚,阿诚跟随明楼进入国家情报学院预备役就读
阿诚15岁 楼诚两人收养明台

四年前 汪芙渠去世
阿诚18岁 毕业后受命成为青瓷,逃出情报学院,开始在76号卧底
明楼离开情报学院
汪曼春收到毒蛇电邮
阿诚21岁 楼诚两人重逢,故事主线正式开始

 

目前还没有明确提到发生时间的事件有:

十几年前 明楼救下卧底的梁萌萌,毒蛇初到凉河

十几减三年前

汪芙渠等人策划丧钟行动

毒蛇情报失误,凉河小镇遇袭

国情局负责人被秘密处决
1076法案被通过

毒蛇成立76号

 

随着文章的展开,已经可以确定明楼=毒蛇 ,而根据后文情节和线索,我进行了脑补,将时间线合并后如下:


以上,也不知我理对了没有_(:зゝ∠)_

假设是对的,那么可喜可贺,我对故事的前因终于有了一定了解。然而文中还有很多的谜团和悬念没有揭晓,比如:

梁萌萌曾说大哥的老师“牺牲过学生”,他具体做了什么?大哥当年究竟是为什么来到凉河小镇这么一个偏远的地方?
丧钟行动的策划者除了汪芙渠和大哥的老师,还有其他人吗?行动的具体内容是什么?和当年大哥的“情报失误事件”是否有直接联系?

青瓷当年离开76的时候接受了什么任务?

大姐是否还活着?她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?

阿诚哥究竟是如何失忆的?他还会在什么情况下叫大哥“哥哥”?

楼诚两个人究竟什么时候才能不被明台打断好好亲个够?(误)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简直十万个问题啊有木有!

所以我才说一点点剧透根本不影响悬念好伐!

强迫症如我,简直不能好了_(:зゝ∠)_


所以 @云初 ,太太您愿意聆听来自望更石的深情告白和呼唤吗?(看我真诚的眼睛)

评论(25)

热度(131)